2015年6月動力:重建再造

2015年6月動力:重建再造

節錄六月號宣道總會通訊
動力 [以基督為中心、被聖靈充滿、專注使命]

我想幫助女兒Emily分享她那令人難以置信的經歷,我們一家渴望那些懷著沉痛到教會聚會的人,看過Emily的經歷之後,能夠知道神會醫治和重建,亦希望那些私底下有問題而又身處領導地位的人,不要害怕尋求安全之所,毋懼羞愧或損失地走出陰霾。

我將自己的經歷保密,使我活在過往的枷鎖中,可是在基督裏我已經是新造的人,為甚麼我還要繼續留在黑暗之中,我內在及外在的傷疤已經癒合;我是神奇妙供應和忍耐的一個見證。

在我只得6歲的時候,已經被奪去童真;我天真單純的信仰,被一個聲稱是基督徒的男子的自私所粉碎了,我不再相信我的家人,因為在他們的保護下我仍然被傷害。到了13歲,我的痛苦依舊,我覺得自己不像學校內其他學生,神沒有保護我,所以我發誓只信自己,並決定要逃避內心的痛苦。

我被受虐待的網羅困住,被那些破碎的記憶纏擾,晚上因惡夢而睡不安寧,身邊總會見到令我記起受虐待的東西,我無法逃避,自覺羞愧和骯髒,我開始自殘以求解脫;有時候,我會因為焦慮和抑鬱同時來襲,只有無助地癱軟在床上,聖經當時對我唯一的用途,就是用來藏起我的刀。

我感到生命失控,最不願想起的就是神,我開始嚐試其他自毀的行為,如各種的飲食失調、服用處方藥物去麻醉自己。當家人見到我手臂上的疤痕時,委實嚇了一跳,他們無法解釋為甚麼我會這樣做,我關閉自己,不願向他們解釋,自己承受痛苦,父母於是帶我去找輔導員、心理學家和精神科醫生求助。

當我失調的問題越來越嚴重,就被送往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市,參與一項名為SAFE的療程,那地方的門鎖只是在裡面,專家跟我們一起,討論我們的情緒和自殘行為背後的原因,這個療程雖然教我很多自制和自理的技能,但開始突破我內心那道高牆的卻是神,那些被虐待的回憶開始在我的夢中湧現,幫助我的專業治療師和我父母,開始明白我自殘的根源,但魔鬼仍然緊抓着我不放。

當我完成療程時,我繼續接受輔導,似乎看不到甚麼效果。當我要探討如何處理受虐待的問題時,自毀的行為反而加劇。我被魔鬼的謊言折磨,而神就藉着音樂和我身邊的人,努力試圖抓緊我,但我卻將祂推開,無法掙脫那些在我遭受虐待期間、牢牢植入我年幼無知心靈裡魔鬼的謊言,雖然父母竭盡所能地幫助我,但我總覺得自己一無是處、骯髒和無助,我每天用刀在手臂上刻劃的字,全都來自魔鬼的擺佈。

就在這個時候,神正準備爸爸接任加拿大宣道會會長一職,此事讓我再一次覺得被遺棄,我以為神只關心他們,並不在乎我,我覺得自己就好像6歲那年一樣無助,我對魔鬼那些謊言深信不疑,考慮要結束一切,我決定選擇在父母開始動身之前幾個星期,了結自己的生命。但神並不願意輕易讓我走,我雖然感覺到祂與我同在、想抓緊我,但我還是拿起藏在聖經的刀,在我割開手腕之前,我向神承諾如果這次自殺不成功的話,我會重新做人,將自己交給祂,很明顯,這次自殺並沒有成功。

血開始從我的手臂往下流,不多久就被爸爸發現,他看見我坐在血泊中時的驚恐面容,我畢生難忘。救護車很快就送我到醫院去,當我在精神科病房內,穿上院方分發給病人的那套很難看綠色睡衣的時候,我才驚覺到事情的嚴重性,在只有四道白牆的小房間內,我遇見了神,感覺到祂正為我爭戰,不願放下我不顧,我聽見祂在說:「我為妳流血捨命,以致妳毋須再承擔羞愧,我的身體受傷,以致妳可以完全。」

當我放棄時,祂對我永不言棄,我康復的路仍然很漫長,但一路上神讓我看見祂的同在。我最大的掙扎是想不透當我被虐待時,神到底在哪裏,為何祂沒有現身阻止?神將答案在我禱告時以一幅圖畫的形式告訴我,祂讓我看見當時祂身處房間內為我哭泣,並懇求那個男人停止虐待我,祂試圖保護我,但那個男人被慾望蒙蔽,無法聽見祂的聲音,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時刻,神一直在場,愛護和看顧我,魔鬼試圖毀掉我,但我們有一位了不起的神,能將原本惡毒的,變為美好,透過祂的愛,我不再被過往的經歷束縛或限制,祂已為我此生的罪,不管是別人對我所犯的罪,還是我自己所犯的罪,付上贖價,祂流出祂的寶血,以致我毋須再流血,因着祂,我已被重建再造!

感謝所有曾經為Emily及我們一家禱告的人,這個歷程還沒完結,但我們已打了一場勝仗,希望Emily的經歷給你帶來盼望,對一切失敗、羞愧和傷痕而言,神的恩典夠用,你也一樣可以被重建再造!

「選擇耶穌做救主,你的罪就得到赦免;實在地放下自己、事事以祂為念,你就得以成聖。」 宣信博士

「如果我們更多活在十字架的清影下,我們對其他基督徒朋友的想法、說法和看法都會截然不同。」 宣信博士

原文:請參看宣道總會網頁


聯合宣教大會JMC 2019 (粵語)

聯合宣教大會 JMC 2019 (國語)

Walkathon Thank You Video (Cantonese)

Walkathon Thank You Video (Mandari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