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2月動力:在鎖上的門後面

2013年2月動力:在鎖上的門後面

節錄二月號宣道總會通訊
動力 [以基督為中心、被聖靈充滿、專注使命]

當我開始新一度事工,不斷反問自己問題之一:「我是否躲避在一道鎖上的門後面,妨礙我全心全意去實行神給我的使命?」我記得門徒一起聚會的情景「…因為怕猶太領袖,門都關了…」(約翰 20:19)。 門徒目擊被殘忍殺害的耶穌,那呼出最後一口氣的彌賽亞,重點是他們的希望幻滅。在震驚、悲傷和混亂之中,他們聚集在一起。 改變世界的崇高異象被人求生的本能取代了。原本是一群無畏無懼的世界改變者,淪為一群充滿恐懼、甚至害怕得蹲下來躲在鎖上的門後的人」。

Ross Hastings在他的新書”Missional God, Missional Church”,指出唯物主義、消費主義、個人主義、和民族優越主義等,已成為妨礙教會見證神使者身份的「鎖上的門」。

唯物主義奪去我們不計較地順服神的自由和敏銳的心。若我們擁有的物質操縱著我們的心,我們的心就會被分割,我們對神使命呼召的回應,就被鎖在關上的門後。 我們對生活上的「物質」不要太執著,要準備隨時放下一切去回應主的呼召。Charles Spurgeon(司布真)曾經鼓勵他的會眾:在他們擁有的一切物品上放上一個黏貼,並用粗體字寫上「將被燒掉」。 我們必須為那永恆的事情生活。

消費者主義的心態在教會中司空見慣,信徒在與神的關係,只想索取而不是付出。我經常慨嘆北美洲的教會好像是一間「Costco式教會」,重視為會員提供「貨品和服務」! 難怪牧師們筋疲力竭到達一個警號度。將所有精力投放於貨架上,以滿足會員的喜好,我們很快忘記教會原是為了「非會員」而存在!

個人主義是相信念世界是圍繞著我的。David Bosch 提出「解放自主個人」的概念,造成了這種個人主意思想猖獗,將教會群體推至邊緣地帶。個人主義侵蝕了教會原本見證三位一體神的真理。 Lesslie Newbigin強調耶穌是組織門徒成為一個群體,作「得人的漁夫」。現在已經到了我們放下根深蒂固「個人主義」的時間,認定我們組織的原意及在社會中作改變。

民族優越主義在許多教會仍然存在。 教會一方面熱忱地到海外宣教,卻不願意在自己的後院接待他們。上帝已經將各族裔帶到我們的門前,但是我們卻因民族優越感,不願接近甚至拒絶他們。民族多樣化是教會建立國際化信心群體異象的良機。 願我們有一顆抵抗不健康排外思想的心,相反有天父的慈心去包容各族裔。

問題是,「我們怎樣打開鎖上的門?」

答案是挪開鎖及自由地投入新差傳的熱忱,重新信靠那替我們受死而復活的主! 耶穌打開那鎖上的門,站在門徒當中,在那一刻,萬事都改變了。絶望被挪開,然後充滿感染力的喜樂爆發!這是從「鎖上的門」後面出來的邀請。

當我在維珍神學院進修時,其中一份兼職是在社會服務處照顧青少年。他們多數經歷過嚴重創如:生活暴力、或性反常行為等。我第一次的任務是照顧一個犯性侵犯的十二歲男童。 當我進入他的家門不久,他就從另一個窗口逃脫了,我於是展開追逐。 最後他於我之前折返家中,並將我鎖於門外。幾經懇求,他最後讓我進入屋內。我安撫了他,然後把他安置在床上,我才進到專為照顧人員而設的房間內。房間的門裝有七個栓鎖,我鎖上了全部七把鎖。那裡,在關上的門後,我與上帝爭論我應該得到更好的待遇。在我的憤怒和失望中,聖靈進入房間。在聖靈的光照下,我深深感受到指責,與神的對峙在我悔改中結束。我打開深鎖的門進入賜予「平安shalom」的事工,把上帝的平安帶到最破碎的社群當中。我發覺自己不再一樣。當我們開始新年度的事工時,讓我們從「鎖上的門」後走出來,帶著一個更新的熱忱和異象融入世界,與神同工。

「我們必需學習不是單單專注一個人,而是在會眾裡,認識基督以及祂在所有運動上的供應和恩惠。」 宣信博士

原文:請參看宣道總會網頁


聯合宣教大會JMC 2019 (粵語)

聯合宣教大會 JMC 2019 (國語)

Walkathon Thank You Video (Cantonese)

Walkathon Thank You Video (Mandari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