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6月动力:重建再造

2015年6月动力:重建再造

节录六月号宣道总会通讯
动力 [以基督为中心、被圣灵充满、专注使命]

我想帮助女儿Emily分享她那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,我们一家渴望那些怀着沉痛到教会聚会的人,看过Emily的经历之后,能够知道神会医治和重建,亦希望那些私底下有问题而又身处领导地位的人,不要害怕寻求安全之所,毋惧羞愧或损失地走出阴霾。

我将自己的经历保密,使我活在过往的枷锁中,可是在基督里我已经是新造的人,为甚么我还要继续留在黑暗之中,我内在及外在的伤疤已经愈合;我是神奇妙供应和忍耐的一个见证。

在我只得6岁的时候,已经被夺去童真;我天真单纯的信仰,被一个声称是基督徒的男子的自私所粉碎了,我不再相信我的家人,因为在他们的保护下我仍然被伤害。到了13岁,我的痛苦依旧,我觉得自己不像学校内其他学生,神没有保护我,所以我发誓只信自己,并决定要逃避内心的痛苦。

我被受虐待的网罗困住,被那些破碎的记忆缠扰,晚上因恶梦而睡不安宁,身边总会见到令我记起受虐待的东西,我无法逃避,自觉羞愧和肮脏,我开始自残以求解脱;有时候,我会因为焦虑和抑郁同时来袭,只有无助地瘫软在床上,圣经当时对我唯一的用途,就是用来藏起我的刀。

我感到生命失控,最不愿想起的就是神,我开始尝试其他自毁的行为,如各种的饮食失调、服用处方药物去麻醉自己。当家人见到我手臂上的疤痕时,委实吓了一跳,他们无法解释为甚么我会这样做,我关闭自己,不愿向他们解释,自己承受痛苦,父母于是带我去找辅导员、心理学家和精神科医生求助。

当我失调的问题越来越严重,就被送往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,参与一项名为SAFE的疗程,那地方的门锁只是在里面,专家跟我们一起,讨论我们的情绪和自残行为背后的原因,这个疗程虽然教我很多自制和自理的技能,但开始突破我内心那道高墙的却是神,那些被虐待的回忆开始在我的梦中涌现,帮助我的专业治疗师和我父母,开始明白我自残的根源,但魔鬼仍然紧抓着我不放。

当我完成疗程时,我继续接受辅导,似乎看不到甚么效果。当我要探讨如何处理受虐待的问题时,自毁的行为反而加剧。我被魔鬼的谎言折磨,而神就借着音乐和我身边的人,努力试图抓紧我,但我却将祂推开,无法挣脱那些在我遭受虐待期间、牢牢植入我年幼无知心灵里魔鬼的谎言,虽然父母竭尽所能地帮助我,但我总觉得自己一无是处、肮脏和无助,我每天用刀在手臂上刻划的字,全都来自魔鬼的摆布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神正准备爸爸接任加拿大宣道会会长一职,此事让我再一次觉得被遗弃,我以为神只关心他们,并不在乎我,我觉得自己就好像6岁那年一样无助,我对魔鬼那些谎言深信不疑,考虑要结束一切,我决定选择在父母开始动身之前几个星期,了结自己的生命。但神并不愿意轻易让我走,我虽然感觉到祂与我同在、想抓紧我,但我还是拿起藏在圣经的刀,在我割开手腕之前,我向神承诺如果这次自杀不成功的话,我会重新做人,将自己交给祂,很明显,这次自杀并没有成功。

血开始从我的手臂往下流,不多久就被爸爸发现,他看见我坐在血泊中时的惊恐面容,我毕生难忘。救护车很快就送我到医院去,当我在精神科病房内,穿上院方分发给病人的那套很难看绿色睡衣的时候,我才惊觉到事情的严重性,在只有四道白墙的小房间内,我遇见了神,感觉到祂正为我争战,不愿放下我不顾,我听见祂在说:「我为妳流血舍命,以致妳毋须再承担羞愧,我的身体受伤,以致妳可以完全。」

当我放弃时,祂对我永不言弃,我康复的路仍然很漫长,但一路上神让我看见祂的同在。我最大的挣扎是想不透当我被虐待时,神到底在哪里,为何祂没有现身阻止?神将答案在我祷告时以一幅图画的形式告诉我,祂让我看见当时祂身处房间内为我哭泣,并恳求那个男人停止虐待我,祂试图保护我,但那个男人被欲望蒙蔽,无法听见祂的声音,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刻,神一直在场,爱护和看顾我,魔鬼试图毁掉我,但我们有一位了不起的神,能将原本恶毒的,变为美好,透过祂的爱,我不再被过往的经历束缚或限制,祂已为我此生的罪,不管是别人对我所犯的罪,还是我自己所犯的罪,付上赎价,祂流出祂的宝血,以致我毋须再流血,因着祂,我已被重建再造!

感谢所有曾经为Emily及我们一家祷告的人,这个历程还没完结,但我们已打了一场胜仗,希望Emily的经历给你带来盼望,对一切失败、羞愧和伤痕而言,神的恩典够用,你也一样可以被重建再造!

「选择耶稣做救主,你的罪就得到赦免;实在地放下自己、事事以祂为念,你就得以成圣。」 宣信博士

「如果我们更多活在十字架的清影下,我们对其他基督徒朋友的想法、说法和看法都会截然不同。」 宣信博士

原文:请参看宣道总会网页